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—— 耀众法师歇心茶会小记
文劉秋雲圖觀茶庭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这个题目一出来的来的时候把自己吓了一跳,随即想着:会不会把别人也吓一跳!我抬眼看向窗外,有一株枯黄的草沐浴在冬日静静的阳光中,它看起来已经干枯发黄了,在阳光中依然自自然然,看久了甚至让人觉得它也在散发光芒,它在阳光中一点不显颓败,和阳光是同等自然自在的存在。所以,我还是决定用这句话作为文章的题目吧!因为,在参加了耀众师父的歇心茶会之后,这句话就自然从我心里冒出来,即使参悟甚浅,也是一个萌芽吧!写到这,我仿佛看到耀众师父又在说:“你又掉举了!”收回,说茶会。
有些事情的发生干净地找不到原因。当我看到观茶庭要请一位师父来做茶会,立刻报名了,就是想去。去的时候有点赶的。当我在茶席上坐定,心虚得都不敢看师父一眼,并且当时先到的几位朋友跟着师父一起在闭目,现场一片宁静,对,不是安静,也不是寂静,是宁静。这片宁静让我也很快收整好自己的心绪,安静地闭上眼睛。现在想来,师父是用宁静和安定迎接着大家。宁静像一片清莹的水流在周围缓缓弥漫了一会,忽听见师父声音:“大家可以先聊一会天。”当时即惊讶师父的声音这么清润有活力,像一位十三四岁的青少年,又带着一点特别的口音,就像是一位刚学会说话的三四岁的孩子那般。但是师父的声音里同时充盈着一股往上提的力量,让人不自觉地挺直脊背和头颈,深呼吸,回到当下。
天没有聊起来,好像大家都不想打破慢慢进入的清净。师父点了一支香,青烟升起,流动,伴随悠悠的檀香,师父平缓告知了茶会的注意事项。听完我顿时放松,注意事项很简单:全程止语,只管安静喝茶。接着所有人闭目,师父开始敲木鱼,一下一下,清晰有致,每一下都仿佛一个圆珠落在我心里。木鱼声落,停顿一会后,磬声起。那磬声虽每次只起一声,但余音若涟漪,一圈一圈,从师父那边传来。磬声的余音还在微微振动我,师父的梵唱响起。不记得师父唱了什么,只记得听着听着,自己仿佛去到一个很远的地方,那儿几乎没人,有高山云霭,有曲松磊石,有丛林间露一角的寺宇。师父每一句梵音的末尾都会有力地收住,让人不禁被稳稳震慑一下,从神游转回当下的。不知为何,心里变得欢喜起来,有点回到童年时候单纯的感觉。开始安静地看着师父提水,泡茶,倒茶,分茶,师父一指平缓敲击桌面三下,大家捧起各自的茶杯,开始饮茶。第一杯是带着一点好奇来喝的。看着师父泡茶的动作简单随意,好奇这茶汤会是什么滋味。果然是平淡的滋味,可是这种平淡让口腔,喉咙以及胃都很舒服,像一声不着痕迹的安抚和慰问。第二杯是自在的滋味。茶汤因为第一道的冲泡和浸润,开始有一些新的东西融入进来,于是比一道颜色增深,香气微起,口感始滑,又不急不过,只是温温地新增了这些,像熟悉的好友,相见亦欢,又各自安然。第三杯是灿烂盛开的滋味。前面两道就像一颗种子的萌芽和生长过程,长着长着,到了第三道茶汤,有了花朵的绽放。茶汤还没到面前,就闻见飘来的茶香。慢慢一口一口饮下,茶汤的柔滑,醇厚,清新以及微微的甜美,在身体里像一曲美妙的音乐,回旋了好一会。三道茶汤喝完,师父带着我们了十分钟。
十分钟之后,师父说可以开聊了。可是这时,我不想说话了,只想在这微美而安静的感受中多待一会。大家交流之前,师父说了一小段话,记不得原话,留在我心里的触动是:我们生活在被定义的世界,身心俱疲,身累了,就停下来一会,心累了,就歇歇心。这时,我才恍然领会到“歇心”是什么意思。但斟酌了一会,我还是不能说出什么是“歇心茶会“的“歇心“。言语有限,唯有参加茶会,亲身体验,才能有所领会吧,我想。茶会在师父解答大家关于修行、参禅方面的疑惑中结束。躬身凝听,受益良多。茶会结束好几天了,师父的话语仍不时会在心里冒出来。以前看书,也不少次看过 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,师父的歇心茶会让我再次回味起这句话。后来师父说,歇心茶会其实是一个前奏,是为之后的共修活动做准备的。
“真好啊!”听到时,我心里这么想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