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邀参加 “2020年太姥山·白茶山”文学采风,乍看通知,对将太姥山与白茶山相提并论,感觉有些牵强,后见协办单位是大荒与天湖两家白茶企业,似乎明白过来,以为不过是企业作广告宣传,白茶要蹭太姥山“5A”景区的名气而已。然而,在深入这两家白茶企业采访之后,才觉得“太姥山·白茶山”之说,系实至名归,颇有意韵。
缪起旺 摄
我们下榻的伴山客栈,原先是电信宾馆,年久失修比较破旧,大荒茶业接手后,进行了全面的重新装修,内部装饰与设施堪称一流,还实现了智能化,客人凭手机不用房卡就可开门入住,并可用手机控制房内灯光、窗帘关闭等,这比别处走在了前头。
伴山客栈
而大堂及公共场所的装饰,处处体现白茶文化元素:客房内让住客品尝的是特色大荒白茶,浴室里有白茶配制成的优质沐浴露;大堂展销包装精致的“大荒白茶”,墙上挂着太姥山特色茶园的照片,还有让人忍不住要品尝的小瓶子矿泉水泡的白茶;二楼大大小小许多处供客人品茗茶叙的茶桌与包厢,浓浓的品茶氛围,让人觉得这里更像是茶馆。
伴山客栈
带着良好的第一印象,第二天到大荒茶业的特色茶山采风时,更是为这家茶企的经营发展理念喝彩。
就在太姥山核心景区下方山腰上,一座面积达几千亩的白茶山正应运而出,说是白茶山而不是茶园,是有缘由的,半山开出的不是茶乡常见的一行行整齐成片的茶园,而是隔着灌木林开出一圈圈土地,种的是野生的老白茶树,是从各地用心寻找来的荒野白茶老树,茶在林中长,与灌木共生,让白茶树顺应自然野生野长,以采摘品质最佳的茶叶。
茶山荒野白茶老树
茶山中新修的道路可开汽车,也适合游客漫步,大道通向茶山最高处新建有观景台,可在此处观赏附近的太姥山景观与脚下的白茶山风光。路边有一巨石,中间有一汪清水,是石缝中渗出的,水质清澈,如一面明镜,静映蓝天白云,水底游动着许多蝾螈,在极干旱时这水也不干涸,被称为“天水”,堪称奇迹,文友们围坐于天水石边品荒野白茶,别有一番兴味。
天水茶叙 缪起旺 摄
见过许多茶园,但以这样的方式开发茶山种茶,却是头一回。这样的种茶方式,可产出高品质的白茶,但需要慢工细活,长久方见效益,时下不少企业追求短平快效益,相比之下大荒公司的做法显得难能可贵。大荒茶业公司负责人付明峰毕业于名校中国政法大学,是一位律师,近年到福鼎负责这家茶企,以跨界的眼光与格局,提出一套全新的经营理念,他认为要依托太姥山,探索茶旅融合的新路子,以高品质与特色精品为目标,让游客品味独特的大荒野茶,给游客大不同的旅游体验。经过近年艰苦努力,美好的理想正在实现。
森林荒野老树白茶园
同样处于太姥山上的天湖茶业公司,前年采风写白茶文章时,曾采访过,当时寻想用什么篇名时,看到公司墙上挂着著名书法家沈鹏写的条幅“云生雾长绿雪芽”,心头一动,就选定这个作题目,云中生雾里长,这正是太姥山白茶神韵所在。三年后重访,公司又有了新发展,建成了民族风格的规模宏大的绿雪芽茶庄,一边是白茶成品存放库,尽是满装白茶的大陶缸,一边是白茶博物馆,陈列着福鼎白茶发展历史的实物与图片。
缪起旺 摄
而在宽敞的品茶室里参加“申时茶会”,则是一种独特的体验。进门前先净手,再披上红马褂,然后上座闭目调息,轻音乐声中,在女茶艺师引导下,每喝一杯茶都经过先闭目调理经络,后缓缓睁眼,再细品白茶香韵的过程,接连七杯茶,历时近四十多分钟,整个过程颇具宗教活动的仪式感。刚开始时,你也许会对如此悠长的喝茶过程感到不耐烦,觉得设计者堪称简单变复杂的天才,但随着茶艺师的引导,你会渐入佳境,真切感受到太姥山白茶的韵致。

在闭目调息时,我的心思变得异常灵动,脑海中闪现的都是太姥山与白茶的画面,从太姥娘娘采白茶治病济世,到太姥山鸿雪洞绿雪芽白茶母树,种在林中与灌木共生的荒野白茶老树,白茶博物馆与申时茶会——记忆中的一个个闪光点,联想到福鼎白茶产业的崛起和当地茶人不断创新,也许是太姥山的灵气与白茶的香韵,滋养了这一方人民的灵性,从细微处见精神,不断追求创新,将山与茶的文章抒写得如此出彩!
前湖阳光 摄
白茶依太姥山而根深叶茂,太姥山因白茶而增添神韵。山与茶相得益彰,“太姥山·白茶山”真乃奇妙的创意。

文:孔屏图:缪起旺 前湖阳光 幸福福鼎图库 大荒茶业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