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来,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茶产业发展,对各地茶产业振兴作出部署,使茶产业成为推动绿色发展、高水平发展的有力抓手。高质量发展,为广大人民群众打开致富之门。 早在浙江工作时,他就写过《从世界茶乡看浙江》一文,提出浙江茶叶连续20年持续增长,不仅解决了数百万人的增收问题。农民的发展,也为农村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提供了机遇。 它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提供了新的思路,提供了基础和条件。 2020年3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杭州考察时观摩龙井茶烘焙情况,勉励大家传承传统手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。 多年来,浙江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精神,加快茶产业高质量发展。 如今,浙江茶产业结构不断优化,茶叶产销两旺,茶叶品牌效应凸显,茶产业科技创新显着,茶文化深入人心,真正实现了“一片叶子一个富有的人民。”

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

“那时候生活很艰苦,老公在外地打工挣钱,我在家干农活,一年下来,能有吃有穿,我们就很幸福了。”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西龙乡黄渡村说,回忆起30多年前的时光,年近六十的钟玉英表达了由衷的感慨。

20世纪80、90年代,皇渡村是安吉县最贫困的村庄之一。 村里只有黄泥路,甚至有3个自然村没有通电。 “无论是人均收入,还是其他指标,我们村每年都经常排在全乡甚至全县第一名。然而,这个第一名却是倒数第一。” 黄渡村党支部委员、村监委主任丁建芳话音刚落,村党支部委员阮波立即补充道:“而当时,村里所有的青壮年,村里能出去打工的都出去打工了,年轻男子找对象是个问题。当女方父母听说男方是黄渡村人时,第一句话就是:‘这地方太穷了。’”虽然贫穷,但勤劳的黄渡村村民并没有气馁。 他们在村党组织、村委会的领导下,在上级党委、政府的帮助下,种了毛竹、板栗、辣椒、菊花、西瓜……“大家都种了很多东西,但他们并没有赚到多少钱。” 钟毓英说道。

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黄渡村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。 1981年,安吉县林业研究所工作人员刘一民、盛振前在进行茶叶普查时,在海拔700米的山顶上发现了一个野生茶新品种,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安吉白茶。 经过调查研究,他们发现安吉县特别是西龙乡的土壤质量、气候、温度、海拔等各方面都非常适合白茶生长,建议当地政府推广白茶种植。 1987年,盛振前还在皇渡村种植了1.1亩茶苗,这是皇渡村生产的第一批安吉白茶。 随后,安吉县茶研部门推荐西龙乡党委、政府推广安吉白茶种植,皇渡村成为全乡“吃螃蟹第一人”。

黄渡村原党支部书记盛阿林看好安吉白茶种植前景,号召村民一起种植。 “当时,虽然农业专家一致认为我们地区适合种植安吉白茶,但从种植到结出茶树需要3-5年的时间,后续的销售也成问题,村民种植积极性不高。 ” 盛阿林回忆道。

如果村民不喜欢怎么办? 然后让党员干部带头。 盛阿林带头种植了两亩多安吉白茶。 到了生产第三年,茶叶价格每斤600元左右。 这两亩茶叶的收入超过了万元,这比普通农民的年收入还要多。 。 盛阿林抓住机遇,鼓励村民大规模种植。 对于无钱购买茶苗的村民,村里为每户提供1万元的无息贷款,盛阿林为茶农提供担保。 西龙乡党委、政府也在资金、政策等方面给予了支持,并承诺只要村民参与种植安吉白茶,乡政府将给予相应补贴。 就这样,黄渡村完成了1997年种植1000亩安吉白茶的计划,三年后,村民人均收入突破万元。

2003年4月9日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视察黄渡村,高度评价安吉白茶“一叶成业”、“一叶致富”,极大地鼓舞了黄渡村。 村民种茶致富的动力。

“我们富起来的同时,也要带领贫困地区群众共同致富。” 黄渡村党支部书记盛阿伟在会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。

2018年4月,黄渡村20名党员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,汇报了该村因种植安吉白茶而致富的情况,提出捐赠1500万株茶苗,帮助贫困地区群众脱贫致富。 习近平总书记对此作出重要批示,强调“在奋斗的时候,不要忘记打井的人,在富裕的时候,不要忘记党的恩情”。 这句话说得非常好。 强化牢记饮水之源、不忘党恩的意识,弘扬为党分忧、先富后助的精神,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具有重要意义。 得到总书记的肯定答复后,盛阿伟等村里党员干部和各大茶种植户前往湖南古丈、四川青川、贵州沿河、普安等地进行详细考察。 2020年,1500万株茶苗在湖南、四川、贵州等地34个建档立卡贫困村扎根,帮助捐赠地区1862户5839名贫困人口增收脱贫。

“真正走上茶旅融合转型之路”

十多年来,皇渡村坚持以党建引领乡村振兴,把安吉白茶产业做大、做强、做精。 实现了党建是“红”、产业是“绿”、人民是“金”、民生是“彩”。 ”。

中国白茶看安吉,安吉白茶看黄渡。 丁建芳介绍,作为安吉白茶核心产区,皇渡村如今享有“中国白茶第一村”的美誉,拥有国家级生态白茶基地。 被评为中国美丽乡村精品村、浙江省全面小康典范。 全村有白茶种植经营户325户,茶园面积1.2万亩。 村里村民还承包了茶园3.8万亩,总种植面积5万亩。

谈起如今的生活,钟玉英感慨万千:“做生意,销售是关键。以前,我们会把茶叶运到县城的茶店、茶叶交易市场去销售。现在安吉白茶已成为很有名。每年春天,都有外地买家前来采购。”

为了进一步拓宽销售渠道,扩大客源,黄渡村村民顺应时代潮流,开设网店,在各大电商平台销售茶叶。 与此同时,年轻人返乡创业,为该村白茶产业发展注入了新的力量。 今年,他们在茶园进行抖音直播带货,收入达到1700万元以上。 贾伟,38岁,此前在南京从事设计相关工作。 2013年,他回到家乡黄渡村,与种植安吉白茶的父母一起从事茶业。 “我们成立了一家茶叶公司,这几年年营业额在1000万元左右。”

“以前年轻人都跑,现在都跑回来了。”阮波说。

此外,前年以来,乡政府多次组织茶农出国进行安吉白茶展销。 如今,安吉白茶已走出国门。

除了拓宽销售渠道,皇渡村还加快要素集聚,助力白茶产业发展。 近年来,皇都村的茶园吸引了大量游客,不少影视公司也前来取景。 目前,村内的金叶景区已成为国家3A级景区。 村里民宿数量逐年增加,糕点、奶茶、茶枕等衍生产品受到消费者青睐。

“下一步要真正走上茶旅融合转型之路,打造4A级景区,在茶山之间安装缆车,让游客从缆车上俯瞰我们的万亩茶园,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。 发展。”盛阿伟说。

“茶产业发展取得积极成效”

“一叶致富”。 黄渡村是浙江省发展茶产业、推动乡村振兴的一个缩影。

近年来,浙江省各地区深入贯彻“三茶”协调发展理念,坚持“生态高效、特色优质”的目标定位,走农业“双强”之路。以行动为抓手,深入实施生态化、品牌化、一体化、国际化。 战略,持续推进生态茶园建设、机器换人、数字赋能和全产业链发展,做强主导品牌、做强主导实体,着力打造茶文化、茶产业、茶科技“三茶”三产协调融合 现代茶产业体系在茶产业发展中取得积极成效。

茶产业结构不断优化。 浙江各地始终坚持“名茶战略”,持续推进名茶发展,品种、品质、品牌优势不断提升。 绿茶名优茶绝对优势牢固确立,大众茶生产稳步发展,茶叶深加工取得新突破。 目前,浙江省名茶产值居全国首位。 去年,全省抹茶产品产量突破3700吨,产值4.2亿元。

产销形势依然景气。 浙江各地坚持走“稳面积、稳产量、增效益”道路,稳定茶园面积,改进生产方式,保持了茶叶稳产、提质、增产的良好势头。好处。 同时,市场开发被视为产业效率的提高。 加强市场体系建设,转变销售方式,培育消费市场,合力促进产品销售的重要途径。 2022年,全省原产地市场交易总量和总金额分别达到15.5万吨、258.7亿元; 茶叶出口量15.4万吨,出口额4.8亿美元,分别居全国第一、第二位。

茶叶品牌效应凸显。 浙江各地大力实施品牌战略,加强区域公共品牌、企业品牌和产品品牌培育,茶赛事不断升级。 目前,全省已培育各类茶叶品牌200多个,其中区域茶叶品牌50多个,逐步形成龙井茶、安吉白茶、丽水香茶、浙江早茶等品牌集群。 在全国茶叶区域公共品牌价值评估中,浙江拥有14个百强品牌,与福建并列第一,总价值431.4亿元,位居全国第一。

茶产业科技创新成效显着。 浙江各地积极推进科技进步,加强新品种、新技术、新机械的研发和推广,大力开展种质资源保护和新品种选育,加大机械化采摘和连续化的研发力度。加工设施建设,加强生态绿茶园建设。 推广生产技术,加强数字化应用,全面提高茶叶科技贡献率和生产经营水平。 目前,全省无性系改良率达到78.2%,名优茶出产率达到99.1%,连续自动化生产线达到501条,建成全国首个省级茶产业大脑。 9家茶企业被认定为数字农业工厂,有力支撑了茶产业效益领先全国。

茶文化已深入人心。 经过多年的努力,浙江茶文化得到了挖掘和传播。 茶休闲、茶旅游、茶养生等快速融合、兴起。 涌现出杭州梅家坞、临海羊岩山、松阳大木山、西湖龙坞等一批茶休闲养生点。 茶小镇、松阳茶香小镇、磐安古茶场文化小镇建设成效显着。 2022年,全省茶休闲、茶旅游、茶保健等第三产业产值达到150亿元。 传统优秀茶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,茶道、茶艺术不断弘扬,茶艺术作品不断涌现。 西湖龙井、安吉白茶、金华五洲居延、长兴紫笋茶、余杭景山茶宴、磐安茶场等参与申报。 “中国传统泡茶技艺及相关习俗”成功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 (戴定伟、张恒进)

作者 admin